沐舒络

周更,长弧。
我希望你们能来找我玩。

我会咕咕。
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人狗脾气好。

假装前排表白咕总。豹总。

实名后排吹爆凹凸。

啊啊啊啊啊!我被喜欢的太太关注了woxhjajfjfjfjdjsjd

『上课日常』

“金——我要是睡着了你一定要叫我啊!”

“啊..啊?没问题,交给我吧!”

然后我就睡死过去了。

至于金?呵。第二节课打铃把我吵醒了。然后我就看到他一脸不知怎么形容的表情在傻笑。

老师我现在换同桌还来得及么。

我死了啊啊啊啊!
看上面的太太?!!!
我超喜欢她啊啊啊啊啊!!!救命!

迟到的生贺。

格瑞 生日快乐。

今年也很喜欢你.

当他平静接受了变小几岁的事实并看向你时。

对不起我人体废。

我有一..想捏雷狮的脸。

当他们抛弃你(反转)

⊙渣渣文笔。


⊙我想惊天地泣鬼神的虐回去


⊙我尽力了..吧。含花吐√


Ver. 嘉德罗斯


年轻的王不懂什么叫做喜欢,什么叫做爱情。当他发觉你已经成为他生命中不可或缺的部分时,他也只是把那种感情归结为“依赖”。


第10个。


他开始想念你,想念你关于你的一切,想念你的音容相貌。可他不肯放下尊严不顾一切的去寻找你,没必要。他这样想着。


第11个。


他开始叫雷德观察你的动向,他会在你排名上升的时候露出一抹连自己都没察觉到的,骄傲的微笑。


第12个。


他决定在你冲到前百时把你找回来。他甚至叫雷德专门找了一片美轮美奂的花海,打算给你个惊喜。


第13个。


粘稠的鲜血顺你的手臂汇流成股缓缓流下凝成血泊,你的头发散乱唇角狼狈的挂着嫣红液体。不用看你也知道自己现在有多丑,不过无所谓了。


你成功的冲进了前百,同时也成为了鬼天盟联手攻击的对象。第十三个偷袭者刚刚死在了你的手下。可惜你已经没有力气应付第14个甚至更多的偷袭者。


心脏被贯穿。


你好像听到了他的呼喊?你被人接住了。模糊中你看到了他耀眼的金眸,你竭尽全力举手想要抚摸他的脸颊,终究无力落下。


“我爱你。”到最后他没有听见你的声音。你教会了他爱,也教会了他绝望。


没有道别,只有你的无限眷恋和喜欢。


抑制不住啊,那份喜欢。


你看到了吗?


Ver. 格瑞


你不止一次觉得自己太烦了。明明已经分手了,却还是忍不住偷偷关注他,总是看着他的照片发呆。你在想为什么?为什么他不喜欢自己了,想着自己为什么那么无趣,那么聒噪。


直到手臂传来刺痛感。原来是不知不觉中你拿起了一断尖锐的枯树枝扎进自己的手臂。视线下移,啊出血了,必须要好好清理才可以。


.....不想动啊,疼一点也好不是么?你面无表情的拔下树枝,看着翻卷血肉中夹杂的点点木屑,露出恶劣的笑容。就这样吧。


一周过去,果不其然你的手臂发炎了。高高肿起看起来可怕的很,暗黄的脓水顺伤口滋滋冒出,你拿起了刀。


割掉吧,没用的部分。


这时你的手腕被人握住了。不用回头你也能感觉出是谁。“回来干什么。”


“抱歉。之前的事情太复杂,我不想把你牵扯进去。”


眼泪不争气的,争先恐后的冒了出来。“你滚啊。滚的远远的。我一点,一点也不想见到你。”如果再有点底气就好了,如果能决绝一点就好了。你不愿意承认你还从心底里贪恋他的温柔。


回应你的是来自他温柔缱绻的一吻。


“我不会放手了。”


后来你的手臂留下了疤,每当你觉得丑到不行的时候他都会在那上轻吻。他说。


“不会再让你受伤了。”


Ver. 安迷修


忽然离开他的你还有点不适应,总感觉身边缺了点什么。一周后的第一天你开始不断咳嗽,甚至咳出了些鲜血。


好吧,你并不在意这些。


可是当第二天你看到染血的金色花瓣时却怎么也无法不再强迫自己不去想这些事情了。


或许这样也好。你这样想着。


在有限的时间里你慢慢的,来到你们相遇相知的每一个场景,回温曾经那些温暖美好却又遥远陌生的回忆。金色的花瓣在空中舞蹈着,跳跃着。


蔓延向远方。


蔓延向他无法触及的彼岸。


“安迷修,我在天国爱着你。”


Ver. 雷狮


离开他之后你卸掉了笨重优雅的长裙,剪掉了为他续起的长发。说实话,你本来就不是什么淑女,你不过是为了他而改变了自己的穿衣风格和行事作风。


自由的感觉,你这样想着。只不过偶尔呼吸的时候心脏会有点发疼——尤其是在想起他的时候。


好吧好吧。你终于可以释放自己的天性,尽情的,肆意的,畅快的进行战斗了。你自以为自己已经忘记他了。


直到你看到他浑身鲜血淋漓踉跄前行的身影。


你的身体不由自主的朝他跑去,给他包扎,为他清理伤口上药。嘴里还絮絮叨叨的着一些注意事项。


喂喂。这样可一点也不酷啊——。你几欲起身离开时却被他抓住了手腕。他说。“别离开我。”你真的很像甩开她的手一走了之,实际上你也这么做了。


然并卵,你没有甩开他的手。他剑眉紧簇,脸色苍白唇瓣轻颤着嘀咕这什么别走,不要离开我。


你该死的心软了。


你黑着脸动作轻揉的拖着他回到了你最不想去的雷狮海盗团的据点,把他交给卡米尔。


从那以后只要有你出现的地方都会有他的身影。


“喂,海盗夫人的位置给你留着。”


“眼见并非真实。”


“现在的你比以前的模样好看多了。”


“回到我身边,我告诉你一切。”


——————小剧场——————


帕洛斯:老大这演技不是一般的好啊。


雷狮:计划通。


你:雷狮你给老娘死过来。


————————作者的话————


其实反虐的话,要是我真的代入了那个角色我是,虐不起来的。


因为真的爱他们入骨怎么会舍得虐他们,要虐也只能虐自已乐。


呜呜呜呜呜呜希望你们别嫌弃呀。


关于他的化学元素①

⊙我要肝全员

⊙有没有人拦我一下

⊙我怕我因爆肝过多猝死呜呜呜。


Ver. 金——钠


你知道把钠投进水里后会发生什么吗?


“浮溶游响红”


它会在水面胡乱的,没头没脑的游动,带着“嘶嘶”的声响。如果在这时向水里滴一滴酚酞溶液,你就会惊讶的发现整杯水都变成了热烈鲜活的红色。


像他一样活力满满的,对吧?


每天早上他会带着耀眼且活泼的笑容叫你起床,手忙脚乱的替你收拾准备东西,却总会粗心大意的忘记给你带那么一样两样。好在你习惯了这一点,所以你会跟在他身后将东西带全。


他喜欢围在你身边,问这问那直截了当的表达他对你的在意和喜欢,你甚至一度看到他身边隐约冒出的粉色泡泡。它们悄悄地,欢快的钻进你的心里,然后“啪”的一声在你心里的炸出一片暖阳,炸出甜腻腻的蜜糖般香美的味道。


“嘿嘿早上好啊!该起床啦!!!”


“唔啊啊对,对不起!我又忘记帮你带作业了...”


“什么?原来你带了!那就好,我快担心死了!”


“我最喜欢你了!”


“你中午有没有好好吃饭啊?吃了什么?好不好吃?你这么瘦一定要多吃点肉呀。课间我看到你在捂着肚子哎,身体不适服么?要不要我帮你请假啊?”


『我的男朋友是个天使』


『爱缠人的天使』


『金,你知道么,你很像钠』


『好吧。当你看到他一脸懵懂的表情时就知道他上课一定没好好听课。』


Ver. 安迷修——氧


氧无处不在,不论是在外界环境还是在生物的体内。化学反应整体上大致分为两类,氧化还原反应和非氧化还原反应。


这一点无处不在的包容,温柔的特质和安迷修很像。每一天你都能收到到来自他的关心和仔细的照顾。从清晨餐桌上早早被摆放好,依旧冒着腾腾热气的早餐,到出门前一个庄重虔诚的吻。他会轻轻为你抚平衣角褶皱,将你脸侧的碎发挽到耳后,那双清澈干净的眼中只倒映着你的身影。


专注,令人怦然心动。


他早已在酷热的夏天养成了先你一步走的习惯,他会小心翼翼的将你包附在他清瘦却充满力量的影子里,为你挡住毒辣的光线。他也习惯了在冬天牵起你纤细的手掌,从里到外,珍重仔细的将你的手严严实实的藏在掌心中,避免寒风伤害到你的皮肤。他也会不时弯腰哈出几口白蔼蔼,热腾腾的雾气,保证你没有被冻到。


他细心的为你打点一切,甚至让你感觉你交的不是男朋友而是全职保姆。他会在你不会的题旁边附上详细解题过程,不厌其烦,一遍又一遍讲给你听直到你彻底理解,然后将公式罗列出来以便你自己温习时不会产生疑问。


他每天给你做的便当里总会有一颗鸡蛋。香软白嫩的米饭中镶着一颗被煎得金黄酥脆的心形鸡蛋的模样总会让你食指大开。如果你前一天晚上熬夜没休息好,白天你就会在书桌上发现一瓶眼药水,上面贴着来自他的问候。


“早安小姐,今天的您也很可爱。”


“再睡一会儿也没关系。”


“在下不会让您受到一点伤害。”


“今晚不要再熬那么晚了。”


“我发誓此生只爱您一个人。”


『安迷修安迷修你好像保姆啊。』


『我才不是什么公主殿下。』


『我是骑士家的小姑娘。』


『你会照顾好我的对吧?』


当他抛弃你时。(大赛)

⊙不喜勿喷


Ver. 嘉德罗斯


王在抛弃你时一如当初强势表白将你揽入怀中般直率,只是无边无际的剧痛如潮水吞噬心脏,当初的喜悦荡然无存。


“滚开,虫子。”


你伸手想要挽留他,却被劲风扫过脸颊,带着片火辣辣的感觉。只是那些比起你心底的疼痛算不了什么。


是的,他连一个背影都不肯给你。


啊,脸上好像有什么温热的液体留下来了。是血还是眼泪呢?


你的视线模糊了。



Ver. 格瑞


他最近越来越冷漠。啊,他本来就是这样,没关系的。或许他最近心情不好?找个时间问问吧。你这样安慰着自己,忽略了内心深处的恐慌与不安,肆意妄想着却不敢面对近乎明了的现实。


他不喜欢你了。


他不会再温柔的将你揽入怀中,不会谨慎小心的护你周全,甚至有时会将你抛之身后不再理会。


体面一点离开会更好一些吧。你这样想着首先提出了分手。他的眉目柔和了些,随着系统的一声脆响你收到了积分转账的提示。寒风将原本还残存在心底的最后一点温暖吹散在漫天飞雪中。


“分手费?”你有些艰难的启唇询问,嘴角勾着讽刺的弧度。“我不需要。”将积分尽数归还后你毫不留恋的转身而去。“我的尊严不允许我这样做。”


雪,变大了。


Ver. 安迷修


你的骑士最近有些心不在焉。你猜测大概是因为比赛的压力罢,每天早上都会为他温一杯牛奶,得到他一个礼貌的微笑作为回报。


好像有什么不一样了,你想。


明明是恋人的身份,两人之间却好像隔了一层东西似的,产生了模糊的距离感和看不见的隔阂。


直到你无意中看到他在另一个女孩子面前苦恼脸红的样子。你恍然大悟。原来你的骑士已经不再喜欢你了,却不知道该怎么告诉你这个消息。


那天你和他独处的时候,平淡的告诉他“安迷修,我们分手吧。”说完你没有看他径直起身,带着自己为数不多的物品潇洒而去,只留给他一个坚强的背影。


没人知道你的泪流满面和破碎的心脏。


Ver. 雷狮


他丝毫不介意你看到他和另一个女人翻云覆雨的样子,反而更加放肆的动作。往日那蕴着温柔的绛紫星眸不复存在柔情,他只是居高临下的看着你,汗水顺精壮上身留下落至不可告人的部位。


“看够了就滚。”


你没有说什么,沉默不语的转身,离开。


从那以后,他的身边少了一位贤惠的淑女,大赛里多了一个活泼开朗不知死活的疯子。


只有战斗和疼痛才能麻痹你刺痛的心。


(大声bb我只是懒得码了呜呜呜。)


⊙思念布伦达的第十四天。

⊙思念布伦达的第十四天。
⊙是剧组的布哥。我好想他。以及我好抱歉。

距离我离开他已经过了整整两周时间。我仍然无法忘记当我离开时那份沉重的愧疚以及扑面而来将我淹没的绝望与窒息。我一直努力营造的美好假象被无情粉碎,连同我最后的自尊卑微的跌入泥土。

我自私的把利益留给了自己。我不敢反抗,也无力反抗。我不能拿我的未来作为筹码,那样的赌注我玩不起,也输不起。

我的行为被监控着。我仍然为自己找着借口。

他一定生气了吧。

我贸贸然的闯入他的生活,又随便离开。真是好恶劣。

——————
『初识·布伦达』
如果世界上存在完美一词。

时针不紧不慢地走动,在空旷室内回荡似在宣读 我看见他慵懒地靠在椅背上,光影映入灿烂星瞳反射熠熠光辉。白皙修长的手指在扶手上敲出节奏却又倏然停下。

他发现我了。

沉默无言中我选择了开口问安,锋利气势扑面而来使得冷汗浸透背部。心跳如鼓中又多了惶恐不安。

我想我大概打扰先生休息了。

——————

我又想起了我们的初遇。我小心翼翼的接近他,我本以为他会凶狠的斥责我。但他并没有。或许是曾经一面之缘的缘故,他对我的态度并不冷漠。但也绝不能说是热情。

平平淡淡。

——————

『我和他吵架了。』

如果时间可以倒流。

如果我只是在不断的惹恼他的话,我宁愿一开始就不去接近。

吵吵闹闹,不知分寸。褪去外壳只余下无聊的内里,和长久的沉默。他是狂雷,并非和煦的暖风。

真是狼狈。

————————

我和他吵过架。为此我懊恼甚至自责了一整天,晚上我战战兢兢的一如既往的在他门口摆了盆小花。我没有勇气去正面面对他,我不知道说什么,也没有脸面去面对他。

他叫住了我。我的眼泪不争气的掉了下来,模糊了视线。他严肃中透露着内心深处如太阳般温暖动人的温柔。

——————

『一条头巾。』

冒冒失失的我因为看到他太激动扔出了手中的花瓶。虽然我眼疾手快的接住了花瓶避免了它粉身碎骨的命运,却无法躲避当头落下的凉水。

我成了可怜的落汤鸡,头发湿哒哒的黏在脸侧,好不狼狈。

我听到了他轻轻嗤笑一声,抬眼看他时却被他的外套蒙住了头。他的手掌隔着布料在我头上搓揉,而我则迷失在他令人安心的气息中。

太温暖了,真的是温暖到犯规了。

——————

『他喜欢捏我的脸。』

不知道从何时开始,他逐渐喜欢上捏起我脸上的肉。有时打着招呼就会被他捏住脸颊。最初多少会心跳如鼓惊慌失措,可时间一场就逐渐习惯了他这样的动作,偶尔轻声抗议几下。

我脸要是被捏胖了可怎么办,本来就不瘦。

——————

『一次共眠。』

我想那一天他一定是累坏了,风尘仆仆赶回来,神色间满是掩不住的疲惫。我忍住了想要一直叨扰他的念头,催促他去睡觉。

半晌,瘫倒在床上的他动了动手指,忽然将我拽到床上身侧,随意裹了条被子在我身上低语着道了声晚安。

我没敢动弹。我怕我稍微动一下便会惊醒他。我太兴奋了,兴奋的直到深夜才沉沉睡去。

这算是“睡”过了吧。

——————

『树袋熊。』

他喜欢叫我小孩。我想大抵是因为一直以来我表现得太过幼稚,不像一个正常人。如果我不喜欢他的话,那么我想我一定会成为别人眼中淑女。

我喜欢在回去之后朝他飞扑过去,整个挂在他身上任他怎么甩都甩不下来。

当然,他也没甩过我。只会轻轻拖住我,又或者半开玩笑的晃悠几下。

我这只树袋熊认定了一棵树就不会下来了,你要接好我哦。

——————

『一种习惯。』

不知何时开始我习惯了回家路上第一个去找他道一声晚好,习惯了怀着欣喜的感情仔仔细细反反复复的看着他,跟随他。

你成了我唯一的习惯。

——————


『一个吻。』

那是我梦寐以求的。

他轻轻的俯身靠近在我唇瓣上落下一吻,恍若带着无限缱绻柔情。

我呆住了。是雀跃还是激动还是开心?不。我的大脑已经停止了运作,我沉溺在他的紫色星海中。

——————

『一种动作。』

我发现了。

他喜欢在抱住我时贴着我的脸颊或者肩侧轻蹭。就好像.....猫一样。我会拂过他柔软的发,撷着抹满足的笑容,享受这一刻的温情。

我喜欢他,他也喜欢我。

世间最幸运,最幸福的事情莫过于如此了吧。

——————

『一圈咬痕。』

我因为一些事情要离开几天。惴惴不安的告诉了他后他并没有神色变化。只是把我拽入怀中,啃咬着在我脖子上留下一圈齿痕。

我有些失笑。这是在宣示主权呢还是带着什么别的意味?有点幼稚,幼稚中又表现着他的占有欲。

难不成等到痕迹没了我还要再回来找你重新印上么?我调笑着这样问他。他似乎有些尴尬却没有松开抱住我的手臂。

犯规了啊。


——————

『一次多想。』

漫步林中只觉心神愉悦,便突发奇想。

“我喜欢森林清新的味道,是泥土的芬芳和青草淡淡的香味,让人心生无线喜欢。”

“要是你的话...我想就是罂粟和大海杂糅的气息。令人着迷深坠其中又带着读不懂的深邃。”

我没想到他会在意到问我是否森林是在形容另一个人。震惊中又带着不知名的满足和欢快。

令我着迷的从来只有你一个人。

——————

『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约会。』

他带着我去逛了街。这大抵是我们的第一次约会,在这段时间里我们彼此只属于对方。

为了方便我寻找我喜欢的店家,他轻松将我托举过头顶,让我坐在他宽阔的肩膀上,同时一只胳膊护着我防止我摔下。

视野真的是好极了。我不断轻踢着小腿让他带我去左前方的蛋糕店,我越是迫切他越是恶劣的放缓脚步,不过总算是到了店前将我放下。

路上他表现的对甜食没有太大兴趣,只是依着我带我去了蛋糕店。我兴高采烈的卖了盒小曲奇,第一个拿出一块递到他唇边。

他犹豫了下终而启唇衔住却没有吃下。我同他五指相扣看着他这幅模样忍住笑意。

后来?后来啊他俯身将曲奇送到我口中,带了些嫌弃意味的吐舌。

“太甜了。”他说。

而我完全没注意到手上刚拿的出来的曲奇掉在地上,只是震惊于他刚刚的动作。机械的嚼着口中曲奇。

“刚买的就这么浪费。”他愈发嫌弃的看着我,俯身在我脸上又咬了一口。

“果然,太甜了。”
“我是说,你比那些碳水化合物还甜。”

————————

思念泛滥成灾。

我好想你。

还有,对不起。

扩他。

小满——挖坑不填好文明:

如你所见,是一个雷狮角色号

主走正剧〈高亮〉
如果有想来乙女向也不是不可以,不过前期还是正剧。后期吗,那就得看你的表现如何了。

虽然我自认为脾气挺好的不过也请注意分寸


不是主皮,磨着玩的

主皮是啥?你猜啊)


长弧警告,深夜上线

正剧剧组想找我玩的话还请掂量掂量自己的本事,婉拒妖魔鬼怪,不加语C群

喜欢纯左纯A剧组,喜欢剧组的酷哥靓女
当然也喜欢可爱的小姑娘

等待你的到来